手机版

荒唐:大热天里给鱼塘搭温棚 疑似为征地补偿款

文章来源: 南方农村报

南方农村报资讯: 


      六月天践踏菜地种荔枝龙眼、在鱼塘上搭温棚,你见过吗?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荔枝龙眼是在春天种的,温棚是天气开始变冷的10月以后才搭建的。

  近日,在花都区狮岭镇前进村和西头村就上演了这么一场反常闹剧,村民听闻广清轻轨建设路线将从当地经过,在政府没有公布正式征地公告前,从租耕农手中夺回未到期的菜地,顶着高温种上了荔枝龙眼,狮岭镇前进村罗桂添书记确认“抢种”荔枝龙眼总面积为100多亩;养鱼的塘主,不顾执法部门的阻拦,在自家的鱼塘上搭建竹棚,达50亩左右。这一切,无非是为了博取征地的高额补偿。

  花都区土地储备中心苏雄伟主任透露,目前没有接到有关广清轻轨建设方面的文件,而且不同的建设工程,征地补偿不一致。南方农村报记者按《广州市花都区征用土地补偿暂行办法》最低标准粗略计算,荔枝龙眼青苗补偿比蔬菜高3倍多,文件上并无鱼塘搭建温棚能否获得补偿的相关信息。

  热天种果搭棚有违常理

  6月20日下午2点,广州花都狮岭镇,气温34℃左右。

  一辆满载荔枝龙眼带根树桩的货车加足马力,冲过位于大坑册经济社高架桥下的一段坑洼路段,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尾气。沿着货车行进的路线,记者发现不远处还有两辆载有荔枝龙眼树的货车,小道旁的地里早先种下的荔枝龙眼已有部分枯死,杂草丛生。

  绕过货车,眼前一片热闹景象,二三十人正在忙着种荔枝龙眼,他们脚下踩踏的或是刚长出的小白菜,或是还未收获完的空心菜,或是刚平整好的菜地……

  “租期还有一年半,合同已经收走了,这块地已经不属于我们了。”天气异常闷热,烈日时不时从云层中探出头,照得菜地旁白色毛毡搭建的棚屋格外显眼,曾经拥有这片土地使用权的租耕农闲坐在路边。“每亩地给了2000元就把我们打发了,听说建广清轻轨要征地,果树的青苗补偿比蔬菜高。”其中一名租耕农罗勇雄(化名)说,遭遇这种情况的租耕农不只他们。

  租耕农们向记者反映,2009年6月11日大坑册经济社给他们下发了一个收回土地的通知,通知称“现有狮岭镇前进村大坑册经济社,因发展需要,向租户陈××收回:豆示龙、岗板,共二十九亩耕地。根据你的交租情况,请你在2009年06月30日前自行迁走,你方最高可得补偿五佰元一亩的青苗费。如在2009年06年30日到期未迁,经济社不作任何补偿,要求无条件收回耕地,后果自负。”

  “当时大家都不答应,他们又威胁不同意就断水断电断路。”罗勇雄说,但出于“出门在外和气生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经过和经济社的多次协调,赔偿才涨到2000元/亩,29亩地都是一样的赔偿费用,不管是空闲地还是有未收完的蔬菜,满不满意都这样。

  记者调查发现,2009年春节前后,当地就有过一次经济社收回刚刚出租土地的行为,租耕农领取的补偿除去土地租金800-900元/亩,领取的补偿为700-1000元/亩不等。目前大坑册经济社提前收回租地种荔枝龙眼的面积达100多亩,并得到了前进村书记罗桂添的确认。

  无独有偶。此时此刻,与此处仅有一河涌之隔的西头村新东经济社,山间小水库附近的一个罗非鱼鱼苗场,十几个光着膀子的大汉正忙着在水面上搭建竹棚,有的竹棚已经搭建完毕。

  对此,该鱼苗场老板娘解释,“这是在搭温棚”,2008年初冻灾由于缺少温棚保护,鱼苗场损失亲鱼和鱼苗约50万元,由于每年10月后搭棚队很紧缺,今年决定趁早把棚子搭好,到了冬天,用红蓝白塑料膜将四周一围,就能发挥作用。

  记者随后在鱼塘逛了一圈,该苗场共8口塘约30亩,每个鱼塘有一半以上水面覆盖有竹棚子,有的甚至是全池覆盖,竹棚边缘离地面约三四十公分,用白毛毡或铁皮做顶棚。有些鱼塘里甚至连增氧机都没有,死水一塘,根本看不出有鱼活动的痕迹。

  与这个鱼苗场不远的一个罗非鱼养殖场也正在搭建这类棚子,看管该场的老人告诉记者,他在这里养了十多年罗非鱼,总共3口塘约20亩,这是第一年搭温棚,所说与鱼苗场老板娘如出一辙。

  记者试探是否听闻此处要征地,老板娘和老人都矢口否认。旁边的监工见记者又是拍照又是询问的,则警惕地盘问记者是不是报社记者,当获得否定的回答后,最后监工才表示“所做的一切还不是因为征地。”

  “这跟征地又有什么关系呢?”记者追问。

  “这都不明白?打个比方,征地后不盖棚子的赔30元/平方米,盖棚子的赔60元/平方米。”该监工笑笑说道。

  随后,记者向西头村书记林启洪求证搭温棚事件时,林启洪顿时哈哈大笑,“大热天还搭什么温棚?哪个地方有这样搞的?何况搭的棚子不是普通的越冬薄膜棚,还是竹木、白毛毡和铁板结构的棚子,这种棚子能保温?”林启洪一口气提出了一连串的质疑,“都是在这几天搭好的,无非是为了博取高额征地补偿!”

  广清轻轨路线尚在初探

  “一般征地中果树的青苗补偿会比菜地高出很多,6月这么高的温度还种荔枝龙眼,无非就是想获取更高的青苗补偿。”罗桂添说,听闻广清轻轨建设要从狮岭一带经过,但路线、正式的征地公告都没有出来,这些人就投机冒险一博。

  同时,罗桂添表示,提前收回出租给租耕农的土地不是村委会的行为,“应该是租耕农承担不起包种荔枝龙眼80元/棵的费用,经济社出面转让给其他人了。”

  6月23日,记者就这批土地是转租还是经济社收回向大坑册经济社社长张卫斌求证,“既不是转租也不是经济社收回,而是租耕农和种荔枝龙眼的人合作种植的,补偿也是他们自己协调的。”

  “那为何在6月11日以经济社的名义向租耕农下了收回土地的通知呢?”记者追问。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上交下半年的租金才下的。”张卫斌搪塞。

  租耕农反驳这一说法,“都要走人了,怎么是合作?”“下半年的租金在我们在6月初就上交了,下通知根本就不是为了这事。”“下土地回收通知、协商赔偿都由张卫斌主导,他都在场,怎么能说是我们和种果树的人协商的结果呢?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谁是真正的果园老板!”

  南方农村报记者站在位于大坑册的高架桥上看到,平行于广清高速路旁菜地30米左右跨度的范围基本上都种上了荔枝龙眼,紧挨着的依然是菜地,界限分明,涉及的长度逾两公里。

  华南农业大学园艺学院果树系欧阳若教授表示,根据广东气候,一般在清明前后移栽荔枝龙眼,这时温度适宜、雨水充足,不应在温度高、阳光猛烈的6月份进行木本苗木移植。

  对高温搭温棚的怪象,花都区狮岭镇西头村书记林启洪的说法与罗桂添一致。他说,由国土、规划、消防、治安等组成花都狮岭镇的综合执法大队,已经给塘主们下了两次禁建通知,塘主们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白天不建晚上建、有人检查就不建、没人检查就搭建,不消几天工夫,棚子全部搭好了,综合执法大队对此也无可奈何。

  林启洪介绍,村里也给塘主们做过多次思想工作,希望他们不要冒险搭建,但只能劝说,不能阻止,收效甚微,目前涉及的鱼塘搭棚面积约50亩。对于搭建的温棚,是否可以得到征地补偿,林启洪表示,目前还不得而知。

  近期,广清轻轨路线地质勘探队在大坑册打井勘察,有人便认为“只有设计好了线路才会勘探。”

  “但这只是初探阶段,化验结果表明土层不适合修建道路,就会更改路线。而且初探合格了还有详探,只有这些基本工作完成达标后,届时才会发出正式路线方案、征地公告。”勘探队相关负责人表示。

  花都区土地储备中心苏雄伟主任向记者证实,“目前确实没有接到广清轻轨建设要经过狮岭镇前进村和西头村的相关文件。”是否征地以及征地补偿标准如何,都要等见到正式的公告后才能确定。

  “在预征地或征土地公告发布后,再种果树才算抢种。”罗桂添说。这种情况究竟是否是抢种抢建,苏雄伟主任表示不能定性。

来源页面:http://www.bbwfish.com/content73637.html

钓鱼乐,全国钓场信息大全 2006-2014 diaoyul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05004935号-13
钓鱼乐版权所有